首页 >> 最新文章

十年最大丰收年反而酝酿粮价危局石嘴山排钻

时间:2019/10/14 18:13:26 编辑:

一边是中国十年来最大的丰收年,一边是经济下滑需求减弱,市场看空粮价,中国粮食主管官员们正在紧急磋商,以拿出一个妥当的托市政策,顶住凶猛下滑的粮价。

在上周主管部门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专家和官员们就政府进一步干预粮油市场的可行性选择进行了讨论。“我们本希望通过讨论提出进一步的调控建议,但是大家分歧比较大。”参与这次会议的一位国家粮食局官员说。

关键的问题在于,政府有限的财力能否托住全球经济衰退造成的粮价全面下跌的危局。

丰收的苦恼

在前述主管部门的会议上,来自粮食主产区的官员们抱怨说,粮油价格的大幅下滑严重损伤了农民的种粮收益。

在黑龙江,大豆价格徘徊在每斤1.6元左右,远低于公认的1.8元的成本线,而就在几个月前,大豆价格还在3元以上。吉林省的玉米价格也从7月份时的0.8元高峰跌到0.7元一斤。河南省的小麦、新疆的棉花、广西的食糖也出现了大幅的下跌。

对于农民来说,丰收年已然成为梦魇。黑龙江省一位地方农委负责人说,“亏损是普遍的,一些种粮大户甚至面临破产的风险。”

地方粮食官员们警告说,如果任由农产品价格下跌,农民的种粮收益肯定得不到保障,农民的种粮积极性也会受挫。

这正是中国官方所担心的。考虑到中国“紧平衡”的粮食自给率,如何确保这个国家的粮食安全始终是中国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但问题是,“有的同志对于国家的调控能力有疑问,也有人担心政府干预市场的风险。”这位官员说。

这样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目前的下跌是新一轮的周期性调整的开端。”中谷期货经纪公司一位专家说。在他看来,支撑此前粮价暴涨的金融因素、需求因素和自然因素已经改变,下跌的趋势将不可避免。因此政府的干预可以“延缓”而不能“扭转”农产品市场从牛市到熊市的转变。

10月20日政府与市场之间小规模的较量很快就见分晓。当时,中国官方公布入市收购大豆、棉花等农产品,以期稳住下跌走势。但官方的努力很快被市场消解于无形之中。大豆现货市场短暂反弹之后继续掉头猛跌,棉花的跌势则基本没有改变。

这让官员们相信,要想成功地实现调控目标需要下更大的力气。但是政府的托市收购政策是建立在雄厚的财政实力基础上的,与会的部分官员和专家怀疑,政府到底有多少钱可以投入到农产品市场中?

中国粮油市场学会的一位专家认为:“托市收购的初衷是四两拨千斤,也就是说国家带动企业在合理的价位上收购。如果企业收购信心得不到恢复,光靠政府收购,那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需要极大的物力和财力投入。”

另一层风险在于,考虑到全行业、全球性的下跌行情,政府掌握了大量的粮源之后,如果整个市场仍未扭转,政府最终以低于收购价的价位出货,将造成粮食收储企业的大面积亏损。

作为粮食收购资金主要来源的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对于市场形势显然持审慎的态度。该行日前下发的一份通知要求各分支机构 “切实防控信贷风险”,并“促进企业理性收购。”

调控组合拳

对于这些质疑,主管部门显然十分自信。“没必要担心政府的调控能力,事实上政府的调控手段非常丰富,关键是选择合适的政策组合,保持调控的力度。”前述粮食局官员说。

据专家们介绍,目前中国的粮油调控体系主要包括储备手段、贸易手段和加工手段。

贸易手段的主要作用是切断国际和国内市场的关联,避免国内市场遭受国际市场冲击。“必要的时候可以大幅提高进口关税,并启动出口,这并不需要多大的成本。”市场曾传闻大豆进口关税将由目前的3%提高到9%,不过到目前为止这项政策尚未出台。

而此前一直主张恢复出口的吉林粮食集团副董事长姜建华则已转持保守态度。考虑到目前国际粮价水平低于国内的现实,姜的态度转变不难理解。美国玉米价格以及国际粮船运费价格的暴跌,导致美盘玉米理论到岸成本已经低于中国国内价格,国内大豆价格也长期高于外盘大豆到岸价格。

在当下这种情况下,出口显然无利可图,如果不及时提高外盘粮油进口成本,政府稳定国内市场的努力也可能会大打折扣。

在政府收储方面,前述官员认为,“目前我们仅仅是使用了储备手段中有限的几个措施,远远没有充分发挥它的威力,”根据公开信息,中国的官方粮食库容高达2.5万亿—3万亿斤,占中国当年粮食产量的50%以上,这些库容足以支撑调控需要。而财力问题也可以通过多种手段解决。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一位专家更表示:“我们过去担心政府大规模入市会背上沉重的包袱,现在这个问题现在完全可以解决。必要的时候可以有计划地重启粮食深加工项目。”

2006年底,中国曾铁腕清理各地迅速蔓延的粮食深加工项目,尤其禁止用玉米生产燃料乙醇,以保证国家粮食安全。近年来国际粮油价格暴涨,美国、巴西等国的粮食乙醇项目更被认为是罪魁之一。

然而,在今年中国粮食大丰收之际,这个政策又可能以农产品市场拯救者的角色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一位期货界人士透露,根据国家发改委最近一次会议的决定,主管部门很可能推出进一步的措施保护农产品价格,“中储粮抛售方式可能改变,深加工政策也可能调整。”

记者没能从官方得到确认信息,但这位人士非常肯定地称,“相关政策最快下周二、三就能出台。”

记者手记

这看上去是一个死结。今日的调控困局,在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因于此前刺激粮食生产的努力。

尽管面临极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但官方显然不会放弃此轮拯救农产品价格的努力,否则等待中国的,将是下一轮的粮食短缺和粮价上涨。

关于粮食安全和农民问题的政治考量制掣着粮食生产乃至整个农村改革的进程。而借土地流转打破小农模式,建立规模经营的现代农业,被认为是破解这一死结的关键所在。

一切看上去近乎完美,但是这种完美必须要建立在一个重要的前提之下,那就是更强力、更全面地保护农民拥有土地的权利,同时启动包括社会保障体系、户籍制度在内的综合配套改革。

这显然是一个短期难以实现的目标。最危险的情况可能是:过快地推进农村土地流转改革,急躁地切断农民与土地的联系,而相应的综合配套改革无法给农民提供及时足够的社会保障,趋缓的工业化进程又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这将为社会稳定埋下隐患。

渐进式农村土地流转,将是一个稳妥可行的推进思路。而在这样的背景下,粮食生产的怪圈在未来数年内也仍将继续存在,政府频繁的入市干预,将被迫成为一种次优的政策选择。

白癜风患者可以吃红糖吗苏州治疗白癜风医院优秀开源

新浪爱问广告主的资质要求

济南女性月经不调会怎么样

中央空调回收

开关类设备温升试验系统

占地芍药

兰州救护车出租电话

相关资讯